拱墅在线,拱墅新闻网,拱墅信息网,拱墅信息港,拱墅门户网站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拱墅新闻网 >

光影定格的瞬间 看镇海文化生活三十年之流变

时间:2018-01-14 10:28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www.ecvbd.cn
带上相机,邀个三五好友出游,拍拍照、看看风景;学生课余报个培训班,学舞蹈练书**……这是如今市民再平常不过的业余生活。刘如丰出生于1952年,1971年被调到国

  带上相机,邀个三五好友出游,拍拍照、看看风景;学生课余报个培训班,学舞蹈练书**……这是如今市民再平常不过的业余生活。然而时光回溯,在三十年前的镇海,却是有格调且烧钱的行为。近日,记者翻出几张老照片,透过当年定格的瞬间,听着老人的回忆,为大家讲述三十年来,镇海市民文化生活上的变革与故事——

  镇海照相馆的光影记忆

  在人人都是摄影师的今日,照相馆的功用已淡化。但在几十年前,挂着霓虹灯招牌的照相馆却是备受瞩目的所在。

  国营镇海照相馆是镇海第一家公有**质的照相馆,成立于上世纪五十年代,应国家“公私合营”的号召,最初由三家私人照相馆改**合并而成,相馆最初选址于南熏桥附近。历经六十年风风雨雨,“镇海照相馆”这块牌子一直沿承至今,馆址却多次迁移,现位于城河西路38号。上了年纪的老镇海人,只要提起照相馆没有不知道它的。

镇海照相馆摄影师在拍摄第一代******件照。

  买个相机要攒上一两年

  “面带着笑容,一名摄影师正看着镜头,给市民拍摄第一代******证件照。”拿着这张由区档案局提供的老照片,记者找到了照片中的主人翁——镇海照相馆退休摄影师刘如丰。看到照片,刘如丰感慨万千,他调侃,为他人拍了半辈子的照片,没想到自己也成了照片里的“历史人物”。

  刘如丰出生于1952年,1971年被调到国营镇海照相馆工作,这一做就是40多年,经他手拍出的照片,刻录了镇海近半个世纪的光影记忆。

  和记者并排坐在沙发上,翻开照相馆里收藏着的老照片,有的是结婚照,有的是市民在过年过节时拍摄的全家福……黑白泛黄的照片里透出老照相馆特有的味道。思绪回转,刘如丰讲起了当年的故事。

  当年,国营镇海照相馆设有4个工种,摄影、暗房、修版、着色,工作人员共计18人。在刘如丰的记忆中,照相馆面积不大,但装修别致。摄影厅的马赛克地板上摆着一只凳子,后面是红色的幕布。一台老式大块头相机,摆放在幕布前方。摄影厅的右边有一扇小门,里面一团漆黑,这是洗底片的暗房,面积有10平方米左右,2名暗房员工在里面工作。由于是密闭环境,到了夏天像蒸笼一样,工人们全身都是汗,要靠两个大大的电风扇降温。

  上世纪七十年代初,镇海的普通工人月工资约为30元,而照相馆里使用的海鸥4A型相机需要168元。据刘如丰描述,当年相机是个奢侈的“大件”,普通工人若是想拥有一台属于自己的相机,在必要的家庭支出之外,需要精打细算地攒上一两年。

  “在当时,租相机比较普遍,每到清明扫墓的时候,前来照相馆租借相机的市民络绎不绝。”刘如丰说,以年轻人为主,一方面是可以在祭扫先人时拍个照留个念想,而另一方面则是他们对相机的热**和赶时髦。照相馆里共有30多台相机,但还是不够借。据他介绍,当时租一台相机一天7毛钱,差不多要一天的工资。

  1984年,我国颁发第一代居民******,镇海照相馆被指定为镇海地区的主要拍摄点,负责为镇海居民拍摄个人证件照,拍摄费用由政府承担。不少市民一听可以免费拍照纷纷前来,照相馆门前排起了长龙。“正逢馆里的相机更新换代,使用方便了,我一小时可以拍上100来号人。”刘如丰说。

镇海照相馆保存过的各种型号照相机。

  从难得拍照到随手拍

  “明天要到照相馆照相,全家洗澡的洗澡,剃头的剃头,当成大事对待。通常忙碌一年,一家人才去照相馆照一次相。”刘如丰说,上世纪五十年代,国营镇海照相馆刚成立时,他还只是个五六岁的孩童。那时,父母带着他经过照相馆门口,他总是期望自己有一天也能穿着光鲜,美美地拍上一张照片。

  “时代变了,现在拿手机就什么都能拍下来,真好。像我们那个年代的老一辈人,一年也难得拍一张。”居住在总浦桥社区的洪阿姨,今年67岁,喜欢给后辈讲故事。聊起照相,她的话匣子又一下子打开了。

  1970年,洪阿姨结婚。回忆起当年拍结婚照的情景,她说很简单,没有婚纱,甚至连漂亮的背景布都没有。自己穿着一身干净齐整的新衣服,新郎穿着中山装,没有过多修饰,两个人往凳子上一坐,旁边放一块画着汽车的布景,只等着摄影师一声令下。她说,虽然只照了两张,而且还是两寸的黑白照,但在当时已经是弥足珍贵了。“拍回去以后,街坊邻居都过来看,我们收获了不少羡慕的眼神。”

  让洪阿姨记忆深刻的还有一张全家福,也是唯一一张所有家人都在场的合影。结婚后,张阿姨和丈夫住在小港一带。半年后,丈夫被分配到岱山工作,半年才回家一次,聚少离多。“那时****上兴起拍全家福。”1972年春节时分,孩子出生,丈夫也刚好休假回家,他提出要带着全家人一起拍张全家福。约好了时间,把照相馆的摄影师傅请到家里,“咔擦”一张,记录了这个喜庆的日子。洪阿姨略带伤感地说,第二年,婆婆就不幸去世了,这张全家福也是婆婆拍过的唯一一张照片,意义非凡。

  撤县建区后,人们的生活水平不断提升,年轻男女开始把照相视为享受。朋友相聚、毕业留念,甚至有些女孩子烫了新发型、买了新衣服,都会来照相馆拍照留念。浓妆淡抹的艺术照、略显做作的45度仰望天空、印有高楼林立或车水马龙的背景布、贴着透明纸的老式相册都是属于那个年代的特有回忆。

栏目列表
推荐内容